山西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系英国输入 累计3例


杜兰大学医学院教授罗伯特·加里是该论文的作者之一,他认为目前阴谋论在网络上风行,非常有必要利用整个团队的力量来探究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起源。”

李兰娟:回杭州后,我一直密切关注全国疫情变化。1月18日出发去武汉时,我曾跟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张平主任通过电话,请他“守牢”浙江,防止出现第二代病人。1月22日晚上深夜,张平主任给我打电话说,近期有大量的人从武汉返回浙江,不仅引起了第二代感染,还引发了聚集性疫情,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回来,会造成更大的疫情扩散。我感到疫情形势非常严峻,如果连浙江都守不住的话,那么全国其他城市的防控工作将更加艰难。结束电话后,我立即向上汇报:基于疫情状况,武汉必须马上封城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而且,封城的时间绝不要拖到1月24日大年三十,否则疫情会更大规模向全国播散。

我们被安排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。这个院区是国家卫生健康委指定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定点救治医院。2月2日刚到武汉时,病人量正在急速往上涨,院区原计划收治400位重症病人,因为病人太多,立即增加收治800病人。对于一家医院来说,有几十个重症、危重症病人就很不得了,突然要收800名重症,物资上、人员上都出现了很多困难,氧气、呼吸机、防护服都不够用。好在后来有10省市十多支医疗队陆续赶来,医疗物资也迅速到位,各方面的压力才慢慢缓解。

所以我当时提出,这次要想及时发现并隔离传染源,就必须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。只有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,才能排查和隔离所有传染源,而且不仅隔离患者本人,密切接触者也要隔离。

武汉市内住着1000多万人,封城,是万不得已才采取的措施。其实我们之前已经提出建议,希望武汉“不进不出”,要真能做到“不进不出”,也就不需要封城了。但是要过年了,大家做不到呀,所以只好采取封城这样强硬的措施来控制疫情,因为如果不封城,更多城市都变成武汉那样,那样子对我们国家人民的生命安全、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都有非常大的影响。

清零以后,再观察两个星期,没有新发感染,我会建议可以解除武汉封城。

1月19日晚,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紧急会议

根据科学杂志《自然医学》发表的证据分析表明,新型病毒“不是在实验室中构建的,也不是有目的性的人为操控的病毒”。

种种迹象表明,这次病毒的传染源已经不是海鲜市场,人,才是传染源

中国卫生:2月1日带队再征武汉,您表示要到“有重症的地方去”。面对病毒威胁下的重病人,您都有哪些武器?